活动室里几位老人在放声歌唱"> 设施齐全"> 住所贴心"> 陈设精致□大河报 记者张瞧文赵龙翱摄影“每到年关,保姆难找,家里老人需要人照顾,......" />

资讯中心

联系我们

k8凯发下载-k8娱乐

全国服务热线 :

 

公司邮箱:

 admin@163.com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

春节“喘息床位”悄然兴起 为健康或失能老人提供短期托养服务

来源:作者: 日期:2019-05-29 浏览:

  活动室里几位老人在放声歌唱

  设施齐全

  住所贴心

  陈设精致

  □大河报 记者张瞧文赵龙翱摄影

  “每到年关,保姆难找,家里老人需要人照顾,年轻人又想趁假期远游,这难题一直破不了!今年好了,我们把爷爷送去了他平时就爱去的社区托养中心,爷爷说他和几个同龄人在一起过年很开心。”前日,郑州市民宋先生在受访时表示,若今后再遇上要外出的小长假,就可根据需要为老人办理短托。

  宋先生夸的是郑州社区托养中心推出的春节“喘息床位”,这种可为健康或失能老人提供的短期托养服务,已悄然流行。

  【短托】

  老年人在一起过年家属也能“喘口气”

  家住郑州市二七区的宋先生在受访时表示,今年春节期间,全家计划自驾去山东旅游,由于年逾八旬的爷爷腿脚不便,老人多次表示想独自留在家中,但家人们都不同意。“我征询过爷爷的意见,他不太想出远门,说跟年轻人玩不到一起,也怕拖累我们,但大家考虑的是爷爷一人在家太孤独。”宋先生表示,为此家庭会议开了好几次,但最终没能说服老人,“就在大家准备放弃远游时,爷爷表示他经常去锻炼身体的社区托养中心能办理短托,他想去住几天,和那些同龄人一起过个年,等我们回来再去接他。”

  宋先生称,刚听说此事时,他和家人都十分犹豫,但家人分别“突袭”了社区托养中心几次后,确认照顾老人们的工作人员都尽心、靠谱后,才为爷爷办理了短托。

  “爷爷虽然腿脚不灵便,但生活能自理,爱下棋、爱书法、喜欢听戏,特别喜欢这个离家近的‘托老所’,回家后都有点乐不思蜀了!”宋先生笑称。

  “我父亲因中风半身不遂有1年半了,这段时间里,不管是短假、长假或是公休假,我们一家三口只能在家守护。”现年32岁的刘先生告诉记者,因此孩子今年想去上海过春节的心愿,令他十分为难。“好在社区托养中心现在能为失能老人提供临时性的专业短期照料、看护服务,让我们这些失能老人家属也能‘放个假’,喘口气啦!”

  【费用】

  所有节假日均可短托每天仅100元左右

  二七区养老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段绍霞告诉记者,去年二七区新建了10个社区养老服务中心。按照建筑规模和服务功能的不同,包含颐养安居中心、普惠照料中心和社区托老驿站。“我们区今年有5个托养中心为老人办理春节短托。其实不限于春节,‘五一’‘十一’等节假日,家属均可按需给老人办理相应的短托。”

  21日,记者来到位于郑州连云路与南三环向南100米联创佳苑小区内的漓江社区养老服务中心,据该中心负责人薛强永介绍,中心可为18位老人提供托养服务,今年有5位老人在此与中心的工作人员一同过年。

  王胡砦社区颐养安居中心负责人邱宝新告诉记者,今年该中心首次推出了春节“喘息床位”。“赡养照顾老人是儿女应尽的义务,但长期照顾失能老人,难免让人身心俱疲。”邱宝新表示,“喘息服务”和“喘息床位”对不少人来说还是新名词,了解情况的人并不多,“其实在欧美一些国家这是种常见的社会服务。这种服务通常由政府职能部门或民间机构牵头,成立专业队伍,提供临时照顾老人的服务,让一年到头连轴转的家属得以‘喘口气儿’。”邱宝新指出,根据每位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,每天仅需缴纳100元左右的费用便可享受到短托服务,“政府为中心免费提供房子,每年还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,使得我们的养老项目得以更好地延续下去。”

  【探访】

  设备齐全服务周到搭配了多种营养餐

  “花100元钱,老人能住得称心吗?”“花100块钱,子女能买到安心吗?”这估计是读者普遍关注的两个话题。记者便在漓江社区养老服务中心,实地探访了一番。

  在漓江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走廊西端,设有一间较大的活动室,几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在活动室内放声唱歌。活动室内还套有一个小型棋牌室。出了活动室沿走廊向东走,南侧便是小餐厅,墙壁上贴有一周食谱。这里的每餐食谱都不同,分为标准营养餐、高血压餐、糖尿病餐、痛风餐等四类。“我们会根据老人身体健康情况,为其搭配不同的营养餐。”薛强永解释称,今年还提供了美味的年夜大餐。

  紧挨小餐厅挂有“心灵驿站”牌子的房间,设有茶桌、书屋和书画角。“心灵驿站”对面便是保健室,保健室并不大,空间却被充分利用,墙壁上设置有不少康复和健身器械。而这里老人的住所设置也十分贴心,有取名“大团圆”的夫妻房,也有带独立卫生间的双人标间。在这间托养中心,凡是老人会去到的地方,都设置了安全扶杆。

  在走廊内,记者见到了正拄着拐杖自己遛弯儿的任老先生。任老先生今年66岁。“我去年6月得了脑梗,大小便失禁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来到中心后这儿的工作人员找了中医大夫给我针灸按摩,又制定了细致的康复计划进行锻炼。你看,我现在生活基本可以自理了,康复相当好!”任老先生说,“不管是长住还是短托,做儿女的都得给老人们找专业的托养机构才是正理!”

  如何才能快速为老人找到一个靠谱的短托机构呢?一位郑州市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告知记者,有需要的家庭可事先咨询辖区民政局、老龄办或老年服务中心,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,家属可酌情选择适合的托老场所。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